是谁掉落的小半藏呢——

百日白鹊•笼中鸟(57/100)

Day57
笼中鸟
 

 
“这是在回来路上发现的小玩意。”
“搁在桌上吧。”
“Alright。”
范海辛耸耸肩,不甚在意地把一只小口袋丢在炼金王的工作台上没有摆放工具的地方。
而炼金术师也极为默契地从工作状态中脱离出,抬头从面前堆放的器具后取出了新制的弩箭?然后他的视线重新回到了黄铜灯和冒出气泡的长颈烧瓶上,随意地把装备抛向猎魔人所在的方向。
范海辛稳稳地将那东西接住,手指摩挲过其上的复杂花纹,一面带着些笑意开口:“不愧是出自炼金王之手的作品。我想,有了它我会更容易打爆那些异兽人的头。你不会乐意见到那些怪物的血盆大口,砍上去的时候我总觉得他们会咬断我的长剑……这要是换了教廷里其他草包,他们可不会有我这么硬的命回来……”
“咔啦。”范海辛听到了一声轻响,他注意到炼金王似乎动了动,细看过去又发现对方只在专心他的研究罢了。
“……把剑留下,我会给你刻字和增强。”
猎魔人嘴角稍稍扬起一个弧度,他的炼金师总是这么口是心非,打着等价交换的名义,却给他比付出的更多的东西。
他拉了拉他的帽沿,转身离开。被各种炼金器具,昂贵的工作台,以及更多的华丽家居所包围的那个身影也在猎魔人脚步声中被拉长远去。
 
 
猎魔人离开了圈养金丝雀的牢笼,接着又要回到属于他自己的囚笼中。
 
 
在范海辛完成他所谓的使命之前,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完成教皇交待的任务。
他不断地在为神而站的生活中循环往返,直到他在某次濒临死亡的任务中脱离后,教皇引着他来到了某个房间前。
在雕纹繁复的房门后,这房间的主人乃是世界最伟大的炼金术士、被朝廷封为炼金王之人。范海辛原以为那会是个执着于提炼黄金的疯子。然而真正见到本人的时候,猎魔人着实有些惊讶。
那是个有着淡金头发的年轻人,皮肤是久不见光的苍白,或许是更多时间呆在这建筑内的缘故,范海辛在他身上找到了一丝干净的气息。
“以后,就是你来给我提供新的装备么?”
“嗯。”
“感谢。”
“不过是平等交易罢了。”
“教廷给了你什么好处?”
“我给你提供装备。而你获准进入我的房间。”
啊?猎魔人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炼金师的话,平等交易?怎么看这都是对他范海辛有利的条件吧,那么炼金王为何会答应这样的要求呢。
 
 
知道这其中的原因,也是在之后的事情了。他的装备师、教廷的炼金之王,曾与教皇进行过交易。教廷将为炼金师提供最优良的实验环境,而相应的,他将成为教廷所有的炼金师,从此再没有自由。
 
 
——这便是等价交换。
 
 
“但这条件对你并不公平。”那是在某次战前准备中的事了,范海辛瞧着面前裹在黄金刺绣衣袍中的男性说道:“你连与外界接触的权利都没有。”
“不劳你费心,炼金术的终极本就需要抛弃作为人的部分。”
“我知道你们讲究等价交换,作为你为我提供支援的回报。我可以给你带些小东西,再讲讲我这一路的见闻。”
“猎魔人很闲?”
“顺便而已。”范海辛拉低帽沿躬身作礼,接着便离开房间走向蓝天下的世界。
 
 
他曾以为,就算无法救赎自己,但可以将那只笼中鸟放飞。
 
 
“所以,你们炼金术士的终极目的到底是什么?”范海辛随意地坐在了炼金王的桌上,仰头大口大口吞下水壶中的水。
“贤者之石。”炼金师端详着眼前鹅颈瓶中的混合物头也不抬:“简单来说就是永生。”
“你能做到吗?”
“这显而易见——我很快就会成功。”炼金王的脸上少有的展露出笑容,窜动的火焰在他脸侧打上一层光,竟然使他多了几分血色和耀眼。
 
 
范海辛从未怀疑过他的炼金师所具备的实力——总有一天他能提炼出所谓的贤者之石。只是他不曾想那天来的很快,快到拉扯上了别离。
猎魔人不过是和往常一样被派遣出去,作为神的代言人肃清异族。当他回来时便被告知,那位被供奉着、本该高高在上的炼金之王,如今已经成了叛教者,火刑就在明日。
范海辛的笑容僵了一瞬,他忽然想起自己还有进入那人房间的权限,拔了步子便有几分蹒跚地跑过去,离那个房间越近,他的脚步倒是更稳并且沉闷了。
他直接推开了沉重的雕花木门,而那位炼金术士也仍旧坐在他堆满昂贵器具的工作台后,只是这次不再忙碌了。
炼金师依旧穿着金色的长袍,神色也和往常一样。
“你违抗他们的旨意了?”那道金色的身影在范海辛的眼底小小灼烧着,随着猎魔人眨眼的动作又模糊不清了。他随手关上门,踩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一步步走向炼金王所在的位置。
那人语气带一丝嘲弄,听上去又是满不在乎:“贤者之石的死生奥秘,那些愚昧之人怎么会懂。”
范海辛有些沉默地拉高了自己的领口,他瞧着炼金师,一时无言。这次却是炼金王先发出了声响,他从怀里取出一把佩剑,推到了猎魔人的面前。
“最后一次等价交换了,这是我的佩剑。”
属于猎魔人的手指小心翼翼地搭在剑身上,或许是错觉,在接触的一瞬,范海辛察觉到了佩剑上微小的波动。
他将剑收进怀里,看了看四周摇曳的烛火,又看了看眼前的人。他知道那些蜡烛总会熄灭,到时候代替它们的,就是点燃的木柴了。
猎魔人选择了转身离开。
然后,猎魔人也选择了不去看那场烧了几日的大火。
据说最后连灰烬都找不到,至于下文,范海辛也懒于打听了。
 

怀中佩剑,无疑 是贤者之石所构造。触及永生的人,烈火只会烧毁囚禁他的牢笼。
——那只鸟儿,想必就此自由了吧。
 
 
 
 
 
 
 
————————
是私设的炼金王_(:з」∠)_隶属教廷,然后因为不肯上交哲人石结果被烧死的设定喔(实际上没死)
不知道为什么又不是纯粹的小甜饼,土下座
顺便无耻推推自己的day5

评论(1)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