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掉落的小半藏呢——

【白鹊】枯骨生花(上)

◆大概是中篇构思中的一段?

◆农药故事背景+徐福未死设定

↑↑↑↑↑以上ok请↓↓↓↓↓

朝露还未褪去的时候,扁鹊就已起身去到药圃。采下的草药还带着露水,一会以不同用处分开处理就很好……扁鹊这么想着,将一小束草药放在简陋的木桌上,路过内侧房门时,他向里瞥了一眼。那个棕色头发的家伙还在睡觉,不过这也是意料之中。

那人是去大唐周遭走了一道,昨夜才匆匆赶回来,饮了一杯酒便睡下了。扁鹊不知道该说他傻还是归心似箭,就任由了他继续补觉,转身进了厨房准备早餐。

有些时日没有准备两人份的早点,因此扁鹊用了一些时间思考李白的食量,有些烦躁地低哼一声,开始糅合面团,掺上浆麦草汁团成球状。在他刚刚摆好蒸笼的时候,忽而一双手扣住了他的腰肢,接着整个身子贴上他的后背。

出于本能反应,扁鹊下意识的向后屈肘而击,不过在打到以前他想起了身后这人是谁便生生止住了动作。

“剑仙。”扁鹊冷冷的说着:“下次突然靠过来,你这两条手臂小心废掉。”

顶着杂乱头发的人却也不恼,毕竟这是过度警惕人的残留后遗症,自然应当理解。“你不会这么做的。”李白颇有自信地笑了笑,甚至将下颌轻轻搭在扁鹊身上,耸耸鼻子,嗅着弥漫在房间里的气味:“真香啊小医生,今天的早餐是什么呢?”

“青团。”

“啊绿色的软软的,和小医生一样,好吃。”

“闭嘴,只有团子可以吃。”

如扁鹊命令的那样,李白暂时安静了下来,不过依旧有一下没一下地蹭着扁鹊的身体,好像要将数月未见的思念弥补回来。

“……我猜外界还是那副无趣模样。”扁鹊很是无奈的任由他的动作,一时沉默后如此开口。

“大唐和秦地看上去还是一片繁盛。”李白知道他要问的是什么,停顿片刻便娓娓讲来:“倒是有传言说徐福在魏地以及扶桑出没过。”

李白能明显察觉到怀中躯体一僵,慌忙探头去瞧扁鹊的面容。

“……小医生?”他看向那双有些失焦的眸子以及翕动的嘴唇,不加犹豫的低头吻上,玩笑一般的度过一口气:“记得呼吸。”

扁鹊终于回过神来,把这人推开一些,急促的呼吸着。在那一瞬间有什么东西像是扼住他的喉头,他猜想那大概是潜藏在他心中的仇恨,那是块残留在口腔的骨骼,无声发芽,就算不再生长,也时不时隐隐作痛,甚至叫他窒息。扁鹊微微拉起围巾遮住嘴唇,悄然掩去刚才的失态,他从蒸笼中取出青团放在桌子上,无声坐下。

“小医生的手艺还是这么好。”李白毫不客气地夹起一只青团咬上,青草气息与豆沙香气结合恰到好处:“这么一双手用去做什么魔道手术确实有些可惜了。”

“早年学的,如今却只是用来充饥。”扁鹊开口淡淡,也看不出什么表情,话题便突然一转:“没有什么值得或不值得,复仇为上。”

“仇恨这种东西,倒是容易生根发芽……我倒是希望小医生能够潇洒一些,不过看来还是要跨过这道坎。”

“既然有了消息,如今复仇的时间也该到了。”

“我可以同你一起去。”

“我会亲自了结他。”

“自然。”李白笑的爽朗,抬指拭去了扁鹊嘴角残留的一点糯米:“替你带回了消息,小医生可有报酬?”

双双跌上床榻的时候扁鹊尚有精力打量床铺,反正没有收拾,一会儿弄乱了好像也没什么所谓……

——tbc——卡肉势力,略——

评论(1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