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掉落的小半藏呢——

【白鹊】逆时(1)(老年人复健文)

#还是剧情车
#人物属于天美,ooc属于我
#车还没开起来,找个人来催我写吧
#时间线切换注意
↑↑↑↑↑如果以上ok请↓↓↓↓↓



时间逆流的时间有限,难得的机会绝不该用在这种事情上。

被撑起的双臂迫至墙角、后背抵上墙壁的扁鹊如是想着,一面绷紧身体抬眸直直望向禁锢他的李白。他们正处在京都的小巷中,绕过阻挡视线的家伙,扁鹊甚至能看见街上行走的扶桑人。

他应该是去找徐福以达成夙愿,而不是和李白耗在这里。屈肘抵上墙壁借力,扁鹊向前倾了些许,但又分明是戒备的姿态,廿紫眼底染上阴婺。

“剑仙,”隔着织巾发出的声音低沉而满是威胁意味。“我许你跟来,不是让你挡道的。”

李白是知道扁鹊习性的,知道他正处在暴躁的边缘。但李白仍然保持轻佻的模样,衔在口中的草叶与气氛相背地悠然打个转儿:“我都陪你一起来了,自然是医师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分明不容置否的语气,李白收手勾下了遮掩住那张面容的围巾,迅速将掌心抵在扁鹊脑后压向自己方向,柔软唇瓣相碰,也成功堵住了扁鹊即将出口的话语。

他尝到了一点草药味,随之而来的是浓重的血腥——扁鹊咬破了他强势探入的舌尖,温存的行为已经失了意味,但李白却因为这丝腥甜变得兴奋,他的骄傲不容许扁鹊反抗。剑仙本是个自我的人,他摁住扁鹊,舌尖游走、刻意发出粘腻水声,硬生生在粗暴交缠中掺入情欲意味。

如果呼吸能为自己而急促,那么这双眼睛能否为自己而迷离?李白恍惚间想着,转而望进对方的双眸。显然扁鹊在走神想着什么,而李白也知道那是什么。

是足以让扁鹊倾尽一生的事情。

_

假如真的存在“奇迹”,这份奇迹也绝非用来改变过去。即便回溯时光,已成定局的事,其结果无法改变。

长安一夜,李白算是放下了动用方舟复苏故国的念头。此后他仍在浪迹天涯,直到听说有稷下弟子被人挟持。没听错的话那个弟子的名字叫孙膑,似乎掌握着时间的力量。

这么说有人明目张胆动了想改变过去的心思了。李白觉得有趣,甚至想知道究竟是谁存了这般想法,他不是想去阻止亦或是劝诫,出于侠客的正义凛然,李白很快便去了稷下。

青莲剑仙游走四方数年,自然是有寻人的法子。白衣剑仙提剑追着那个所谓的挟持者、进入梦境之地的时候正是午后。混沌的蓝色中带了一点光亮,足够勾勒人形,使李白看到那人身姿。

——腰间背着药箱,掌中握着药剂。

对方不是能让他提起战斗兴致的剑客,而是个略显单薄的医师,理应如此。

但当李白对上他视线的时候就有什么在改变了——李白在那人眼中看到了与自己一般的执着或者说仇恨,也许还有其他更深重的东西?如果是这样,以复仇之类为动机,试图回溯时光也是情有可原...吧。

“你带走了稷下的学子。”李白觉得自己的声音比想象中更沉静,他尽力使自己表现出毫不在意的模样:“不论你有什么目的,你都该放下,拘束于注定的事情得多麻烦。”

“我在做你不敢做的事情,大唐剑仙。”医师似在陈述事实,压低的声音中不起波澜。

李白惯有的笑容僵凝下来,对方显然知道他在长安经历的种种,现在才有挑衅他骄傲的底牌。想到这里他吸了口气,双手交叠,掌心枕在脑后,维持一副放松的模样向着那人方向踏步。

“你赌上的是什么?”

“我生存的意义。”

评论(8)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