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停了。

常年失踪,更新是突然打鸡血了

#芝麻脑同人
#扁鹊个人中心,类似个人show,只是想写鹊帅气的战斗
#私设非常多致歉
——

所见景色皆在余光里飞速后退,简单确认路线无误后,扁鹊握住缰绳的手放松些许,再度阖眸进入冥思中。

陆行鸟的后背宽阔而温暖,在快速行进中依然能保持平稳,它就这么驮着驯兽师和货物,驼铃咚哒作响,沙土扬起一点后留下了长串足迹,向远延展入绿洲。

不和谐之声在他们邻近水源的时候炸响,与此同时,铃声似是被割断一般停止下来——是扁鹊收住了套在陆行鸟身上的绳索,而它则乖顺的蹲下。扁鹊迅速侧身翻跳落地,帽后的长耳随之飘动。

驯兽师保持惯有的平面淡容,只是身体悄然绷紧,他打开了斜挎包迅速以二指夹捏出施法材料。扁鹊向着绿洲中心的湖水走去,草叶将他的脚步声很好的掩盖。随着他离湖泊愈来愈近,那个用以警告的嗡鸣也愈发强烈:有某个生物潜伏尚且是平静的湖水中,它并没有掩盖自身气息,在扁鹊步步靠近的同时,巨大的黑色暗影自湖底由缓转快的上浮。

在水声剧烈的一瞬,扁鹊猛然抬头,指间材料化作齑粉。黑色的蛇形生物在飞溅的水花中展现,对着驯兽师所在的方向俯冲下来。扁鹊则是足尖用力踏地,离地向后跃起之时速度忽然提升,气流带起衣饰堪堪从蛇首前擦过。

水雾缓慢自上方洒下,光所到之处绽开了七色光晕,扁鹊背对巨蛇奔跑穿梭其间,提升的速度足以使他在左右移动中避开蛇首的攻击,兜帽晃动着却没有狼狈的意味。

“无法驯服,么。那你现在和朽木一样毫无用处。”扁鹊轻声说道。

在取出新材料的同时,扁鹊刹住步伐迅速转身,直直朝湖水、蛇形生物的所在轻盈赶去,他能感受到那怪兽这时的诧异与欣喜,但他所求的效果便是如此——扁鹊的左脚踏在草叶上,右脚向着湖水踏出,在他脚掌落在湖面的一刻的确是泛起了圆形水波,但他却像是落在平地一般,向前奔袭的速度丝毫不减。

荆棘在低声吟唱中凭空而生,半透明的枝条透着光更显虚无,它们将敌人缠绕。尽管蛇似乎未受到明显伤害,但动作却逐渐迟缓。这像是时间在一端被减缓,另一端在加速,蛇不甘地嘶鸣着,转首恰能看见驯兽师留下一道棕色身影绕到它身后。

扁鹊平稳立在水面上,安然观察着目标的挣扎——对于不能驯化的兽类,必要时猎杀再赋予它新的生命就好。他如是想着,对准困兽的背部取出飞镖,前倾身体,再到投掷出去。

如他所料地,蛇剧烈扭动着向前移动,飞溅的水花将它的挣扎放大。扁鹊拉起兜帽作为遮挡,一面仍是不断将镖钉入猎物的皮肉,水珠落在扁鹊的睫毛上,而他随后稍稍虚眸、将目光投向蛇的正前方。即便隔着蛇庞大的身躯,扁鹊仍能看见那个方位上,正趴着他的陆行鸟。

蛇在向陆行鸟靠近,这就是等待的时机。

“你应该让我在你死后,给你一个做贡献的机会。”扁鹊沉声似是宣判,紧接着他抬手吹了声哨子,那只陆行鸟便站立起来,体积不断成倍增长,迎着蛇的方向冲撞上去。

他能听见巨兽倒下时肉体撞上土地的声响,在那之后连同地面都为之一颤。扁鹊踏在水面上向蛇首缓慢走去,他似是不经意抬手掠过身后飘着的长耳装饰,毒药取于手心、抹于镖上。

“…呵。”

安抚终于乖巧的孩童似的,扁鹊的掌心轻拍在蛇身体上,紧接着抬臂将毒镖刺入——闷声之后,则是拍击水面的轻响,继而是草叶的一点窸窣,最后归于沉寂。驯兽师踏在柔软地面上走回到他坐骑身边,抬手拍了拍陆行鸟现在庞大的后肢,如此以后它也恢复到正常体型,乖顺地趴在原地等待扁鹊。

它的主人正伸出右手,一只雀鸟落在他指尖。扁鹊以空余的手抚弄鸟羽,同时注视着它的双眼,以恢复平淡的语调开口:“任务已经完成了。但你们该补偿我无法收集的草药。”他轻抬手指引导雀鸟起飞,扁鹊确信这段话将会传递到驯龙团成员那里,他便这么看着雀鸟振翅升腾,从黑点到消失不见。

——

看着画人难太太的运货中想出来的脑洞  @画人难 太太的鹊太可爱,赞美
沿用了dnd法术系统…主要是想写一个战斗起来也帅气的鹊。法术列表大概是:魔法警报,猫之优雅,水面行走,荆棘丛生,动物异变,动物缩小术,动物信使
第一次尝试这种写法非常别扭,感觉丑丑的,私设非常多,致歉x

评论(9)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