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掉落的小半藏呢——

【白鹊】桃源恋歌(又名老夫老妻的生活???)


#如题,bgm桃源恋歌,但是这只是灵感来源和文章没多大关系
#意识流注意
——————————

“叮——”

那是由清脆开始的、逐渐拖长的剑音,残影融入剑身的那一刻就带着力道,锋刃嵌入墙壁,在城墙上留下浅长划痕。

不知道治安官或者城判看到了会作何感想,但眼下不是思考这个问题的时机。

青莲剑仙单手攥紧剑柄,他现在是全凭这把剑吊在城墙上,而他另一只手则是下垂着紧紧抓住另一个人的手臂。李白完全是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连吃力的喘息都刻意的有些滑稽,他的前脚掌贴在墙面上借力跃起,直直提身冲到城楼上。

大功告成。当李白叉着腰点头晃脑的时候,在他身边被他拉上来的医师一面揉着酸痛的手腕,一面重新拉好颈间织物。

“有大门不走你却选择翻墙。剑仙,莫非这是剑客的浪漫?”三月的空气还带着凉意,医师被吹散淡去的话语还保留了他本人惯有的冷漠。

闻言白衣的剑客只是张开了双臂,身子微微向后仰起,他脑袋上翘起的发丝不安分地被风吹的歪歪摇摇。

“哈哈哈——大概是我总觉得这个地方并不欢迎我。”

眼下就是大唐长安,明黄纁色一如往昔艳丽,繁华不衰。

不论是自秦地出逃为了复仇流落他乡的医师,还是三出长安把传奇尽数落在身后的剑客,显然是不为这座城市的绚丽所接纳的。李白玩笑似的话语并没有错。扁鹊在心中默想着,然后迈步跟上前方抱着后脑勺大摇大摆走路的那人。

一点白色就这么融入靠近与远离交织的人形流水中,没有格格不入,也因为一直追随在他身上的目光没有变的模糊。扁鹊能看到李白迅速找到了一家酒肆,不消片刻便抱了两坛酒走出来。

“有了酒,我能剑舞一支,赋诗一首。”青莲剑仙有些夸张地挑挑眉转过头,脚下前进的步子却不停,他说的颇有些理直气壮的意味,目光却快速扫过医师全身、最后停在人脸上似乎想看出什么表情变化:“年少的时候,可还有不少人争着和我比试,或者想让我给他写诗呢。”

医师白了他一眼。

李白识趣地回过头,悄然放缓脚步。

扁鹊保持身体稍稍前倾的戒备姿态,甚至不时以余光审视身侧行人,但他也没落单,任眼前人带领着前行。

“长安城是个潜藏秘密的地方。”李白压低声音说着,但很快就被一点暖湿的风吹碎在嘈杂人声里。

那阵风也吹起了楼阁上悬挂的灯笼,吹起了木栏杆上的旗帜,最后高高低低的声音都模糊成片,与坊市模糊成片。而清晰的东西,大概就是坊市尽头那片富丽堂皇的宫殿了——那里是传奇女帝的所在,或许长安城的秘密就在那里。

分流在两侧的人潮逐渐有了舒缓之势,扁鹊这才注意到李白并未向宫殿走去。他们是在远离嘈杂,向着郊外行走。

似乎是注意到扁鹊问询的目光,李白挠了挠头:“那里是有上古秘辛,不过只能吸引满腔热血的少年人。都过去这么久了,我只想给你看看别的。”他的声音突然换上沉重语调,末了又轻轻缓缓:“小医师?”

医师抬手扯了扯覆在鼻子上的那块围巾,然后点头当作回应。

在世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的时候,扁鹊的身体明显地在逐渐放松,他开始把那副警惕的姿态解除,小小拉开了步子和那个剑仙并排前行。

那时安静的只剩下脚步声,以及药瓶相碰的叮当脆声,而这些声音在视野中出现一片粉色的时候也戛然而止。

桃花开的正烂。

“今天的桃花很艳丽。”李白说。

青莲剑仙一把捶在褐色的树干上,在散落的花瓣中席地而坐,然后拍了拍身侧的地面示意扁鹊也坐下去。医师脸上闪过无奈,他拨弄下身的布料隔着一点距离并腿坐下,但身子是面向李白的。

“赏花饮酒不是很好嘛。”

“我还可以给你讲讲这花的药用价值。”扁鹊看着摆在两人之间的酒冷声打断李白,但他说的很轻,像是调侃意味。

花朵原本只有淡香,但此时积了满树满林,甜味缠绕着酒香,似乎能被一饮而尽。

酒终归是辛辣的,不擅饮酒的医师急促地咳嗽着,面颊上难得有些微红。他本以为李白会调笑两句,但对方只是仰头把自己的一碗酒仰头喝尽,然后视线落在桃花上。

“我以前都是一个人来,那些时候的花还没这么灿烂。”

“那看来你品味不错。”

“人间有此佳境,怕是不想走啰。”

武陵人缘溪行偶入桃花源,而他们大抵也是机缘交错才得以相遇,就这么携手走过了轻狂、走过了黑暗压抑,到如今是以前从未奢望过的安定。

扁鹊感觉到有人在推他,紫色的围巾随动作晃了晃,他低下头看去。那只戴着半指手套的手覆在他的手背上耸动着,似乎在表达身体主人亲昵的意图。医师早有所料,低哼了一声算是默许。

于是那只手便拢入缠绕着绷带的手的指间,缓慢而用力的紧扣交缠,十指相连。

“啧...”医师闷声咋舌,偏弱的气音和他闪躲的眼神,都在出卖他此时的不知所措。

与之相反,李白凭余光看到了扁鹊的窘迫,不慌不忙举着酒坛子笑脸儿迎过来朗声道:“小医师,眼前的世界你可还喜欢?”

又道:“小医师,能和你看到这里真好。”

扁鹊“嗯”了一声,他感觉李白抓着他的力道加大了一些,然后他也加大了扣住手指的力道:“现在看起来山河风光还是很好的,比想象中好。”他像是又想到了什么,拽起李白的手举在两人中间,沉默许久干涩地开口:“像这样会安心,你还是很有安全感的。”医师有些讶于自己说出的话,只好把这归咎于下肚的酒液。

听到这话李白也是怔愣片刻,一面叫嚷着“这可是你说的”,一面仰头又含了些酒。

从剑影刀光到茫然迷失,幸而能在净土桃源拥抱彼此。

就着十指相扣的姿势,李白以空出的手捏住眼前人的下颔欺近,呼吸交错,在花朵散落的那刻柔软唇瓣相贴,粉色的花瓣掠过他们唇畔。


——————————
小剧场:

李白:喝干桃汁的话♪就这样不能离开了♪
扁鹊:???你在唱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李白:小医生,喝了我的酒你就跑不了了,嗝。
——————————
一点碎碎念:
其实是桃源恋歌中毒,然后就想写两人十指相扣亲吻的画面,然后就不知不觉写了这么多。吐魂。
那么写完这个就该继续芝麻脑的人设整理,以及写给十三的兰昭了
(ps.修仙真爽)

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评论(6)

热度(68)